千笑^ ^

是一个各方面不成熟的小写手。

思追手上啊!!星星纹身????

【法蓝】宿敌2

注:本文借用江南《龙族》的龙族设定,但是故事背景不在《龙族》这本原著的背景,也就是说不存在路明非凯撒等人。

cp是唐家三少著《神澜奇域无双珠》法华x蓝歌这对。

ooc是我的,也就写个乐呵。

第二章

蓝歌离开了校长办公室后,直接打电话叫来了私人飞机,他将从神澜学院的私人飞机场出发,五个小时后飞到神澜奇域另一端的法域联盟国,而在他抵达法域联盟国的那一刻,另一架装备部的飞机也会同时抵达。

学生会会长的行事风格从里都是雷厉风行,装备部这一次为了配合他的工作带了不少好家伙。

蓝歌靠在软椅上,打开了校长给他的资料。

法华的资料没有蓝歌想象的十几二十页,很短。

姓名:法华。

国籍:法域。

性别:男。

年龄:二十。

血统:S级

经历:法域外交大臣法云的养子,小学初中高中都在法域皇家学院修习。能文能武,十项全能,且拥有法域上将的荣誉,虽然因为一直被法域隐瞒信息而鲜为人知,但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天才。十八岁时觉醒血统,随后在神澜学院法域分部进行相关秘密训练,档案保密,二十岁提前结业获得神澜学院正式学员身份。

另外,该学生的眼瞳天生就是金色,龙化时瞳孔会变成竖状,以此区分。

资料里面还附带着几张照片,都是法华大概十八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拍的。

那人有着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英气逼人的脸永远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令人惊讶的是他的眼睛,不掺杂任何杂质的金色纯粹得让人着迷。

天生金瞳,此子不凡。

“长得怪好看的,虽然没有我好看。”蓝歌低低嘀咕了一句,翻了翻小册子,没有其它的了。他其实还想看看法华小时候的照片,估计会很可爱。

接着就是任务资料了。

蓝歌把该记下的都记下,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就快到法域了。

法域皇室的私人机场上,所有的飞机都被清场。

所有的人都严阵以待,因为这次来的人是隔壁国家的皇子。

虽然对方这次并不是来国事访问,但是排面还是要做足。

法华的长发高高竖起,他身材本就修长,今天穿着一身黑色军服,腰背挺直,肩膀和胸口的徽章代表着他的荣誉,红色的披肩在风中微微飘起。

英姿飒爽,意气风发。

飞机在众人的注目中缓缓降落。

此刻已经是将夜时分,夕阳西下,飞机的舱门打开,法华站在最前面,混血种的优秀视力让他直接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他穿着一身内敛的深蓝色西装,个子与自己差不多,胸前的口袋里别着一副墨镜,夕阳下蓝歌的金发被染成了橘黄色,蓝色的眼瞳也带了点紫色,他五官精致却不是很女气,反而非常的好看。

是个十足的贵公子。

蓝歌走到法华面前,笑了笑,伸出手道:“法华上将,第一次见面,我是蓝歌。”

法华取下手上的手套,然后回握,表示自己的尊敬。

“蓝歌王子您好,我是法华,我代表法域欢迎您的到来。”

随后蓝歌得到了优厚的待遇,他被上将带着参观了法域皇宫,并且与法域的领导人共用晚餐,把一群人逗得哈哈大笑,然后住进了皇室套房,最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七点。

用完早餐后他向侍女询问法华去哪里了,随后侍女告诉他这个时间法华一定在训练场里面练剑。

蓝歌便朝训练场而去,他来这里光顾着享受皇室待遇进行国家建交差点忘记了自己想要找法华切磋。

他刚走到道场,就听见里面的谈笑声。

“法华老师!您昨天见到了蓝域的皇子是不是?他人怎么样啊?”

“对呀!是不是真的和传闻里面说的一样帅!!”这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法华一敲一个头,道:“上课不专心!问这些倒是有一万分的心思。”

“老师您说说嘛!”“对啊,不然我课都上不了了。”

法华憋了半天,妥协了,道:“相貌甚佳,谈吐不凡。”

“会说话上将您就多说点嘛,多夸夸我。”蓝歌一听忍不住走了出来,笑嘻嘻地朝法华道。

他一边说话一边悄悄打量法华,法华今天没有穿军服,身上套着的是一身修习用的白色道服。

法华瞬间住嘴,让几个孩子去训练。

“早上好,您是有什么事吗?”法华知道这人刚刚一定偷听了一段时间,禁不住皱眉。

“我们俩是这次任务的专员,你说我来干什么?当然是来找你磨合一番。刚刚的话我也就从他们问你我怎么样开始听的,别介意嘛,又不是什么大事。”蓝歌拍拍他的肩膀,然后感觉法华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他自觉的意识到:看来自己还是和对方保持一点距离好了。

“磨合?”

“嗯,比如说切磋切磋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蓝歌道。

法华算是明白了,这人是棋逢对手想找自己试试究竟是谁厉害。

都是年少,谁都不肯服输,法华的战意被激起来,一时间就答应了。

“比什么?”法华问。

“局域战争。”蓝歌友好地笑了笑。

“奉陪。”法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局域战争是一项考核混血种整体实力的竞技项目,有团体战争和个体战争。

神澜学院每一年的自由一日是这个项目的由来。

但是比起自由一日,局域战争更加经济实惠和安全。

因为局域战争是在学院发现的一个龙王的尼伯龙根里面进行的。

这个尼伯龙根可以移动,并且能够复制,相当于一款全息对战游戏。

蓝歌见法华答应,于是和法华一起站到了训练场的喷泉池旁边,二人面对面伸出一只手来,双手合拢,眼瞳瞬间变为黄金龙瞳,无形的气场荡开来,二人嘴中都念着晦涩深奥的龙文。

下一刻喷泉的水不再流动变为静止,水面平滑,随后天旋地转,二人来到了尼伯龙根里面。

这个尼伯龙根的龙王拥有类似造梦的能力,所以尼伯龙根里面的场景具有不定性,有时候是沙漠有时候是城市。混血种在里面的时候可以通过想象模拟出现实中这个人遇到过的武器。

这个尼伯龙根内是水天相接的景色,这意味着二人只能面对面硬刚。

“没想到这里会这么好看……”蓝歌打量四周,禁不住赞叹。

法华也有一瞬间地被惊艳到,但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蓝歌身上。

两人之间有大概十米的距离,黄金瞳之间有着锐利的战意。

蓝歌舔了舔嘴唇,下一刻手里就出现了一把长刀。

法华亦是严阵以待,手里拿着一柄长剑。

二人默契地同时开战,把水天一色搅得全然没了宁静的模样。

刀和剑比拼完了二人就开始用枪,发现用枪在这个地方没法施展开的时候他们又开始肉搏。

两个人都是人中翘楚,龙血在血管里面沸腾,黄金瞳中的战意愈加浓烈,打了个天昏地暗。

最后他们也没有分出胜负来。

两个人累得气喘吁吁,躺倒在水里看天。偶尔对上视线了,又很快分开。

还是看对方不顺眼。

接着三少急报,智慧之城出现了暴走的混血种。

—tbc—

自由一日是龙族原著学院里面给学生在学校里面拼火用的,会造成学院大量的经济损失。

尼伯龙根在原著里面是龙类建立的独立空间,内部空间折叠、时间停止。闯入者的误入需某种界面,例如水、镜面等。

我自己魔改了一些东西,明天慢慢捉虫。

【法蓝】宿敌1

注:本文借用江南《龙族》的龙族设定,但是故事背景不在《龙族》这本原著的背景,也就是说不存在路明非凯撒楚子航等人。

cp是唐家三少著《神澜奇域无双珠》法华x蓝歌这对。

ooc是我的,也就写个乐呵。

——正文开始——

神澜学院新的学年开始了。

神澜学院是神澜奇域上、在屠龙者业内赫赫有名的学院,专门向世界各地输送屠龙者。

这里的学生都是龙与人类结合的后代,我们称之为混血种。

在神澜奇域普通人的生活中,龙族仅仅是神话中的存在。但是在黑暗之中,龙族的历史贯穿了人类世界上千年。

残忍的龙族曾经一度是神澜奇域的统治者,他们拥有反科学的强大力量,而且血腥残暴,视人如草芥,奴役了人类上百年。

尤以黑王和白王为首。

人类不堪重负,抗争了无数年,甚至想出了联姻的方式缓解人龙关系,于是混血种诞生。

混血种拥有龙的血统,也拥有了常人不所拥有的力量。

很快人类的机会来了。

以战争填满血腥历史的龙族迎来了史上最残酷的战争,白王叛乱。

黑王杀死了白王,自己也受了重伤随后陨落。龙族元气大伤,又在人类和混血种的不懈努力下,其余的龙王被杀死,龙族在时间的法则下消失在人类的视野中。

但是混血种渐渐发现,龙族没有被完全杀死。他们有自己的后路,让他们足以在死亡中重生。

一旦龙族复活,必将带来腥风血雨。

于是混血种中有了屠龙者的职业,专业屠龙。

直至现在,屠龙者壮大,甚至还有了专业的学校。

这一切,活在普通生活中的人都不知道。

骚包的红魔法拉利停在了神澜学院大门口。

路过的人纷纷将视线投了过来。

车门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擦得发亮的高定皮鞋,修长的大腿包裹在昂贵的深蓝色西服里面,他的上身同样是穿着深蓝色西服,青年有着猿臂蜂腰,堪称黄金比例的身材让不少人眼热。

他的一头金色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白净帅气的脸上架着一副墨镜。

从容地取下墨镜,他目不斜视地将之放入了自己的车里,然后关车门。

眼下,周围的人都傻呆呆地注视着他。

但是很显然,青年早已经习惯了众人的注目,自信爽朗地朝众人笑了笑,然后大步朝校长办公室走去。

他的热情引来了数名少女的尖叫,也让其余的人议论纷纷。

“是蓝歌!”

“他就是学院里唯一的血统被判定为S级的学生?”在混血种里面,龙血的比例占的越高,血统评级就越强,但这也意味着混血种被龙血侵蚀变成杀人不眨眼的死侍的可能性越高。

周围的人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但更多的人则依然吹捧着蓝歌。

“是他!他可是我的偶像呢!对了,他还是学院的学生会会长!”

“他可是神澜学院的第一天才!据说他刚刚才杀完一头龙王回来呢!”

“真想和他结交啊!”

“哈哈哈,想的话就去学生会吧!据说会长还是蓝域的皇室继承人呢,说不定以后你就是皇家的屠龙骑士了。”

蓝歌推开校长办公室的大门,发现校长正坐在位置上喝红酒,一脸享受的样子。

史莱克学院这一任校长是个女人,名叫红宝。

她为人杀伐果断,冰冷无情,得罪过不少混血种。但她又战功赫赫,血统是S级,曾经有无数的龙族死在了她那两把鲜红色的刀下,她在混血种里面素来有孤傲的屠龙女王之称。无数混血种对之又爱又恨又敬。

“恭喜你又圆满完成了任务。”红宝看到他来了,立刻放下了酒杯,变回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淡淡地道。

“您这么急着找我回来有什么事吗?”蓝歌有点无法接受一直冷冰冰的校长恭喜自己,赶紧转移话题。

“急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在圣域玩了半个月了。”红宝冷冷地道。

“好吧,又被女王您知道了。”

蓝歌知道自己的行程为什么会被女王知道,还不是学院里那个遍布全球的智能管家“三少”泄的密。

“话不多说,这次装备部的人检测到了法域异动,就在开学前三天。其实早在半年前法域地震我们就有了一点怀疑,但之后并没有进一步的异常。现在法域上空元素混乱,我们初步怀疑是龙王觉醒了,因为闹的动静实在太大。”

校长的红眸中闪烁着杀意,她的语气中多了几分肃杀。

“而且,它极有可能是黑王或白王之中的一个。”

“法域?”

“是,法域。此次事关重大,你是我们学院目前唯一的S级混血种学生,必须交由你来做,装备部将给予你所有的装备使用权限。这次行动三少会随时检测你们,一旦有什么不对,我会亲自上阵。”

“等等,我们?”

红宝挑眉,道:“差点忘记了,你这回有了搭档。”

她拍拍手,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今年的一年级学员,和你一样的血统等级。恭喜你,S级,你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蓝歌有些惊讶,按照S级在混血种中的稀有程度,要找一位S级,就跟一个非酋想在抽卡游戏里面抽到ssr一样难,现在居然出现了一个!

这让他有些热血沸腾,毕竟难得棋逢对手!

“还有,你做好心理准备。他来自法域。”

红宝的这句话是在为未来的搭档二人组担心。

以秩序出名的法域联盟国人,向来和以自由出名的蓝域联盟国人水火不容。

但此时蓝歌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迫切的想见他一面!

“他在哪?”蓝歌眼中的兴奋几乎要化为实质。

“他接到任务时就先回法域准备了,你去法域和他会合吧。”

“他的资料和任务资料我已经让三少发到你的邮箱里面了。”

红包又交代了几句,随后蓝歌便起身要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蓝歌听见红宝说:

“活着回来。”

“我怕你妈打我。”

蓝歌没转身,轻轻嗯了声,走了。

他心里也清楚,龙族是何等的强大,饶是身为S级的他,在每次完成任务回来时都一身伤,有几次差点归去西天。

每一次湘云都心痛地不行。

但是蓝家身为屠龙世家以及蓝域皇室,屠龙是蓝家人不可逃避的宿命。

更别提他是前无古人的绝世天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滔滔龙血早已经沸腾,永不止歇。

滚滚江水留不住少年,终是逝去。

哪怕前路不返,他也只能向前。

这是他,也是每个屠龙者的觉悟。

__tbc__

我想试试江南狗贼的风格,苍蝇搓手手,感觉自己还是很渣。

本文会意外的狗血。

我尽量写快乐结局。

但是看标题就知道。

这特么绝对是虐的。

宿敌。

身为屠龙者的蓝歌,

他的宿敌能是谁呢?

ps:更新是隔一天更吧,偶尔开心了就天天更。
在十章以内完结。

自己做的杯子刚好今天到,今天也是因为忘羡cp哭泣的一天啊QAQ
七夕快乐啊魏无羡蓝忘机

【陈情令】这天晚上,你哭得大声吗?——观15.16集有感


​我看完1516我就爬过来写这篇文章,我脸上还有泪痕。只怪陈总太狠。

鲁迅先生说过:“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打碎给人看。”

这句话是真的很真实了。

阿令太狠了,今天晚上的两集可圈可点,有好有坏,但不妨碍它虐。

虐的有理有据,虐的合情合理,虐的我满腔对《魔道祖师》三年的爱喷薄而出。

它的虐,就是那种,那种——喜欢的人写的情书被撕,然后烧了,烧了还特么浇油,浇油就够了,它还要吹吹风。

真有你的。

进入正题。

非理性分析电视剧十五十六集。

1.台词很还原啊!!特别喜欢!!

1516集分为片段来虐,一个一个叠加,叠加的非常顺畅,然后把悲伤推到顶峰,最后为后面埋下更大的悲情。

(1)羡羡被抽,灭门开始——情书被撕。

(2)渡口别离,不语情深——情书被丢到炭盆里面了。

(3)江上再离,无能为力——它点火了烧了情书!!

(4)回到江家,目睹惨剧——woc它浇油了!!

(5)林雨心灰,恍如大梦——好了火烧的更旺了。

(6)姐弟别离,剖丹在即——鼓风了,情书彻底没了,接下来给我写情书的人也要没了。

啊啊啊啊啊,还我两斤眼泪啊混蛋阿令。

QAQ

接下来按照上面的分段来吹彩虹屁和指出一些缺点。

①夸爆肖战同志被抽的部分,演的真好,那眼中的血丝,暴起的青筋,通红的脖颈,哇靠,真的是无实物演出吗?!!!!真的!!!

今天也是王灵娇演的很气人的一天,虞夫人和她的对手戏看的我很过瘾。

指出这个地方桌子被破坏的太整齐了。

②对不起让我哭会。

这段导演有自己的处理方法,虞夫人站在渡口看着儿子远去,而不是决绝转身,多了柔情少了烈性,有不一样的感觉。

但是我真的很想看看真人版虞夫人转身说:“不回来就不回来,我离了他,难道还不行了吗!”

他们一个场景下来,说的话里面没有包含任何直抒胸臆的词,但是从这些话还有一系列的动作可以感受出——虞夫人对江澄的爱,虞夫人对羡羡的复杂感情和期望,虞夫人和江叔叔的深情,面对即将到来的悲剧的预感……

哪怕不说出来,情也依然在,很深。

魏无羡和江澄疯狂在船上挣扎,挣扎,挣扎,扭动,扭动,扭动。肖战的表情很可以,演技真的要夸,然后是舅舅。

我个人觉得舅舅表情太用力,看的我觉得他不是难过,那是在笑。

但是我又想了想,这样怎么演?虞夫人要死了,身为儿子自然担心,该是什么表情?那肯定是焦急,不安,慌张,担忧,一堆负面情绪涌上来表现在脸上,很难演。舅舅的表现也就可以说还行了吧。

③其实江宗主的演员除了不帅以外,真的很棒了。看到江宗主把姐弟三人直接绑了,我就知道——剧本改了。原著里面师姐当时在眉山,基本上是几句带过,我们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心情。现在把师姐写到明面上来了,哇,真的催泪了。哇啦一下我就知道师姐该多难受。

只是你们三在船上,双杰能不能注意点,别拉手!!!

然后是紫电的造型,手镯和戒指的结合体,那条紫色小蛇蛇十分可爱了。

江枫眠和三人离别的时候细化了,和虞夫人一样,先摸自己孩子,再交代魏无羡看顾好江氏姐弟。这是他难得表现出对江澄的爱,也是最后一次。唉:-(

好了这个时候要吹林海老师和导演了,姐弟三人在小船上无能为力的挣扎,两条船在开阔的江面上反向行驶,江面被吹开一条条波纹,然后背景音乐大型弦乐缓慢拉响,催人泪下,非常应景,但接下来的一段,才是林海老师发狠的地方。

④羡羡和江澄在屋顶看见惨状,演技惊人。尤其是后来看见虞夫人和江叔叔尸体的时候,然后我以为舅舅要晕倒掉下去被发现,结果他自己坚强地落地开始奔跑??

然后是虞夫人和江叔叔部分的戏码,虽然很感人,但是逻辑上过不去——我江宗主不可能这么弱,还没打几下就被剑戳了,你温逐流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没化掉江叔叔金丹的情况下一击致命啊?!

小师弟的戏份把我惊艳到了,和前面江叔叔教他射箭形成照应,也是点了鲁迅先生的话。

虞夫人自杀我真没想到,然后是她倒地,努力爬到江叔叔身边,颤抖着握住他手的情节,真的看哭我。好在最后二人表明了心意,了结我对二人的意难平。然后bgm存在感爆棚,林海老师彻底爆发,这一段音乐高潮,高昂又悲情,雄壮又哀痛,完美展现了我内心的无数感情。

⑤说实在的羡羡和舅舅林间奔跑的戏码,我看的很迷,慢镜头下,舅舅的脸依然狰狞。

江澄责问羡羡的这一段,我实在没有代入感,就马马虎虎看过去了。

然后是下大雨,告诉师姐事实,这里又演技爆棚,师姐蹲在地上无助可怜,羡羡也忍不住流泪,江澄同上。那个大雨啊,为什么悲剧总在下雨天?!烘托氛围吗!!为下文的情节奠定悲伤的感情基调吗!!

⑥在客栈里面有个细节,地板是湿的,有心了。

舅舅表情呆滞,符合麻木的情感,满分。

羡羡买吃的差点被发现那里,真的很揪心,演的很好。

羡羡和师姐分离,羡羡勉强地笑着和师姐说话让她放心,师姐担心弟弟也担心师弟,这一波真的看哭我了。

最后是羡羡和温宁的对手戏,我的天,这个羡羡真的演的好呜呜呜呜,肖战摔跤疼不疼姐姐抱抱你啊。

好了明天就要来了,又是虐虐的一天。

本文是我浅知拙见,各位看官看着有什么感受和我提,但是撕逼的和黑子以及其他不和谐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晚安。

今天是没有蓝湛的一天,呜呜呜呜。


小羽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是你啊啊啊啊啊虽然想要日向的啊啊啊啊啊。

【方应看x玩家】此生应看

前言:这是《遇见逆水寒》仅仅作为一个游戏模拟器时期写的了。本来是要投给学校文学社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
当时就是想把一些事情写下来,算是对当时方应看剧情的小说版写法。非常喜欢方好看了!!!
本文单纯是剧情描写,走第一人称。
真的是单纯的把剧情写了下来!!!又因为是要投稿的缘故,有的地方还改了。
回忆杀请进。

 

我第一次见到方应看,是在汴京城外。

  我是三清山的三弟子,被师傅叫来汴京找无情师兄查案,不料半路身上的蛊毒发作昏迷在了汴京的郊区,醒来后被辽人的刺客围住了。

  好在无情师兄早早出来等我,见我没回来就急忙出来寻我,将我从刺客手中救出。

  得救是得救了,可是我却面临了更尴尬的事情。

  我的蛊毒每每发作一次就会忘记过去的一些事情,这次也不例外,我把无情师兄给忘了。

  无情师兄落寞地问我:“你,又把我给忘了?”

  被这目如寒星、面似雪月的人这般询问,我不免尴尬起来。

  好在,方应看出现了。

  “无情大捕头,没想到在这遇见你了。”音色清冷又带着一分高贵的慵懒劲,我不由朝那个方向看去。

  一身华服锦衣,面如冠玉,可偏偏眉头紧皱,眉目间一股傲气,气势凌人,让人不想亲近。

“想来方侯爷已经在这里等了我许久。”无情的气势丝毫不必方应看的弱,他二人绕着我不清楚的事情针锋相对了几句,最后不了了之。

  “在汴京,没有我方应看得不到的东西。”方应看凑近无情的耳朵,颇为狠厉地放下这句话。

  “侯爷大可一试。”无情面不改色。

   冷哼一声,方应看临走时看了我一眼,他那斜飞入鬓的眉轻佻,我的心里好像被插入了一根冷箭。

  事后无情师兄并没有怪罪我忘记了他,反而很有耐心的告诉了我他是谁,以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无情师兄几乎有问必答我便好奇地问道:“那刚刚那个人是谁?好嚣张。”

  无情皱了皱眉,道:“无关之人,无须知晓。”

  我知道无情师兄不喜那人,就不再多问,结果第二天,我又遇见了那人。

  无情师兄忙着查案,我就自己出了神侯府游历汴京,可偏偏昨天那些要杀我的人又出现了,我这才明白他们是冲我来的。

  我因为蛊毒的原因,武功并不好,很快就落了下风,千钧一发之际,我被方应看救了。

  “是你?”我惊道。

  “你跟无情查到了什么?”方应看走到我面前,他分明是在笑,但我莫名感到了一股压迫感。

  见我没有说话,他又提高了音量,再一次质问我:“你和无情查到了什么?”

   “我能查到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些人明明是在追杀你,你却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方应看斜挑了一下眉毛。

  “我刚刚才来汴京!我连路都记不得,我能知道些什么?”我刚想再硬气地说点什么,肚子突然不争气地叫了起来。我这才想起我早上没吃饭。

  “你的肚子在叫?”方应看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一丝笑意。

  “是啊,我的肚子在叫,我连吃饭都钱都没有,我怎么查案?”我鼓着脸,气乎乎地道。

  方应看眼中的笑意终于化为了行动,笑的一脸戏谑: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穷的令我发笑的女人。”

  我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了,我没吃饭就够了,还要被这个人这般嘲笑!

  只见他笑完后,对身后的一个侍卫摆摆手,道:“彭尖,把那边的茶摊包下来。”

  那叫彭尖的大汉放下手中的刀,又掏出了拳头大的一包银子,去把茶摊包了下来。

  看着其他客人被老板赶走,我一脸惊讶。

  “去吃。”方应看抬抬下巴,命令道。

  “什么?”

  “你不是饿吗,去吃东西。”

  “你怎么又突然……”

  “做个交易。我看你与无情相识,日后查到了什么新线索,告诉我。”方应看笑道。

  “我看起来像是一顿饭能收买的人吗?”

  方应看朗声笑了起来,随后道:“包子不是为了收买你,我只是见不得人饿。这个,才是收买你的。”

   方应看招了招手,侍卫就把一袋金叶子摆在了我面前。

  “我不会做这种背叛的事。”我摇头道。

   “到是铁骨铮铮。”方应看有些惊讶地说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与你不相识,我没办法完全信任你。”

  “你不必相信我,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唯一能妥善处理这件事的人。”说完这句话,方应看就在众人的拥簇下离开了。

  我这才从旁边的人口中知道,他是当朝神通侯——方应看。

  家财万贯,权势滔天,翻云覆雨,易如反掌。

  后来我再次被追杀,逃脱之后得到了一封密信,上面写满了契丹文。我不想让无情师兄担心,于是去神通侯府找方应看,让他帮忙查看。

  方应看阅读完信后,告诉了我此事与碧血营有关,他要亲自去查探。

  “你要不要随我去。”

  “要。”

  “我只是觉得,带着你去应该会比较有趣。”

  果真是有趣,我和他打了一路的嘴仗。直到遇见风沙,他居然让我坐进他的轿子里。

  我这才发现,方应看这人,表面上盛气凌人不容人亲近,实际上是内里很柔软的一个人。

  到了碧血营更让我体会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

  他说他年少时,总觉得马革裹尸、征战沙场才是报效祖国的好方法,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光靠武力不行,于是他入朝继承了神通侯的位置,在朝廷左右逢源。今日再回碧血营,居然还留有一丝少年血性。

  “你不会是想带兵打仗了吧?”我问道。

  他用黑纸金骨扇敲敲我的脑袋,道:“不,我的热血只是我个人的义气。要救大宋,个人义气是最不能留的。”

  “我十五岁便知晓,世事当有调和,在乱世中更该有权衡。我愿意当权衡的枢纽,哪怕背上骂名,那也无所谓。”

  这一刻,我真心觉得,那个风光无限的方应看令人羡慕,而执着于江山社稷的方应看才真正令人痴迷。

  之后的线索越来越多,方应看的调查也进行的越来越多。

  我随他去谪仙岛,搭船时被船夫误会我俩是夫妻。

  海上遭遇风浪,方应看死死抓住我的手,他说的话我一辈子都记得。

  “抓稳了。这只手我方应看抓住了,就再也不能给其他人碰了。”

  一叶浮舟,共济沧海。

  我还和他过七夕和中秋,喝我醉了酒以后我夸他好看,他毫不心虚地自夸:

“我方应看,展眉好看,皱眉也好看。”

“那么多女人想进我侯府,怎么你就不愿意呢?”

  我和他见过吟风崖的惊涛拍岸,见证过碎月湾的凄凄残月,又一起去领略过杭州的如诗如画。

  直到我蛊毒又一次发作,大有生命将逝的征兆。他居然带着我闯入了“男子入内不得生”的毁诺城,要去找唐晚词神医给我医治。

  “我方应看只求今日毁诺城能救她一命,他日毁诺城要什么,我方应看都会答应。”

  “原来你要救一个姑娘?那我若是要钱呢?”

  “万金相赠。”

  “要权呢?”

  “我可以为息红泪请封。”

  “要你的命呢?”

  “不行。”方应看皱眉。

  “你们男人还是这么虚伪,侯爷如此惜命,还是请回吧。我们毁诺城,不容男子入内,违命者死。”女人一脸怒气。

  “我惜命,是因为我要救她。若我死了谁来为她拼命?”

  我在他怀中感到他提了一口真气,我不知他要做什么,只好拉着他的衣袖,让他别逞强。

  “放心。”他温柔地看了我一眼:“这世上,没有我方应看做不到的事情。”

  方应看提起真气,踏风而起,竟然是想飞跃毁诺城的护城河!

  那护城河宽三十米,下面还有腐蚀肉体的药水,一旦掉下去,就会变成森森白骨!

  我终于是晕了过去,再次醒来,我已经到了毁诺城内,昏迷了三天了。

  “方应看呢?”我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方应看。

  他居然为了我,真的飞跃了毁诺城。唐晚词见他真心对我好,就答应为我治病。

  我怕他化为白骨,急忙向唐晚词大夫询问。

  好在方应看没有死,他因为擅闯毁诺城,被罚去为雪狐铲屎。

  堂堂神通侯,居然为了我做这种降低身份被人耻笑的事,我一见到他,就有了想哭的冲动。

  “方应看。”

  他闻声转过身,向我走来,边走边问:“你怎么出来了?”

  到了我身前两米处,他又停了下来,皱眉道:“站远点,有味道。”

  他是个极其爱干净的人,我听了这句话,好笑道:“我不嫌弃你。”

  “不行,我现在嫌弃我自己。”他一脸嫌弃的样子,在我眼里反倒十分可爱。接着他又关心地看着我:“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跑出来?”

  “我觉得好多了,出来走走。”

  “好多了就是还没好,快回去躺好。”他还是皱着眉。

  “生病了就该多动动,我和你一起打扫吧。”

  “唐婉晴知道折磨我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折辱我,所以让我来打扫雪狐窝。”

  “你知道她折辱你,你还答应?”

  “若在平时,毁诺城这么对我,我已经派人踏平了这里。可如今,你在城内。”

  我哑口无言,只能对他说了声对不起。

  “我知道你愧疚。知道我对你的好了吗?”

  “方应看对我世界第一好!”

  “那你的嘴天下第一甜。”

  欢乐的时间还没有过去,就有女兵跑来,说有男人擅闯毁诺城,城外集结了许多人马。

  此时城主息红泪不在城中,那男人又有备而来,唐晚词等人没了主意。

  方应看道:“那人是云尚木。我知道息红泪带兵去了襄阳,你们城中兵力正空虚。你们敌不过云家人。”

  “誓死也要护城!”

  “一意孤勇可救不了你们。我倒是有个办法。”方应看不再看那女兵,反而看向了我。

  “愿闻其详。”唐晚词道。

  “空城计。云尚木可不知息红泪不在,你们可找人假扮息红泪。若一个息红泪他不害怕,就再找人扮金国小侯爷赫连春水。”

  “我哪找人扮赫连春水?”

  “我的枪法可比赫连春水厉害多了。”方应看挑眉一笑,道:“至于息红泪,我面前就有一个现成的。”

  我目瞪口呆,他居然让我去扮演江湖第一美人息红泪?

  唐晚词点点头,让人去准备衣物,又按照方应看另外的吩咐,派人去后山烧柴火假装有兵马。

  “我……不太行吧?我演不出息红泪的气质。”

  见我犹豫,方应看附身在我耳边轻声道:“我见过息红泪,你——丝毫不比她差。”

我脸红道:“那我们该做什么?”

“你配合我就行。”

  息红泪的步摇又长又重,我走路都走不稳了,方应看就把我拦腰抱起,走到了城台上。

  云尚木大吃一惊,没想到息红泪居然在城中,而且赫连春水也在!难道息红泪外出是假消息,她只是为了在城内与赫连春水见一面?

  这时,方应看抱着我,朗声道:“我想娶你,绝不是一句空话。我愿以我侯府数千万兵马为聘,护你万事无忧!”

  “你愿不愿意嫁给我,成为侯府的女主人!”

  这段话瞬间坐实了云尚木的想法,而后山那也燃起了炊烟,他怀疑有兵马埋伏,立刻叫人撤退。

  我与方应看四目相对,他身上的龙涎香散发着致命的香气。

  “他们走了,你,你还不放我下来。”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什么?”

  方应看凑近了我的脸,一字一句道:“你愿不愿意,成为神通侯府的女主人?”

  “这不是你假扮赫连春水的话吗?”

  “这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他的眸子太过深情,我慌乱地想推开他,却在手触及他胸口的一瞬间,听到了他的闷哼声。

  “你什么时候受的伤?我去找唐大夫。”我问完就要跑去找唐晚词,却被他扯回了怀里搂住

  “唔,这么快跑走,对得起我这药引吗?”

  “药引?”我瞪大了眼睛。

  “你的蛊毒,需要爱人心上的心尖血做药引。你睡着的时候,有没有感到我的血滚烫滚烫的?”

  听到这里,我完全没了嬉笑的念头,只想着这个人怎么这么傻。心尖血啊,如果取血时有偏差,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转过身,抱住他,在他怀里闷闷道:“你不要命了?”

  “要,不要命我怎么逗你?”方应看摸摸我的头,轻声说道。

  “方应看。”

  “嗯?”

  “说好了。”

  “什么?”

  “抓住我的手了,就不要再放开。”

  方应看低低一笑,把我的手拉到嘴边轻轻一啄,道:“我方应看说过的事情,没有办不到的。”

    此生此世,只应看你一人。

—end—

啊啊啊啊啊侯爷,等我买了新手机内存扩大了就把《遇见逆水寒》重新下载下来啊,在汴京等我啊啊啊啊啊啊。

 

 

 

 

 

 

 

完蛋,今天被陈情令彻底圈粉。


改过自新 ,重新做人,明天开始早睡早起。
啊啊啊。
在夜深人静的这天,爷爷来到了我的本丸,死亡了。
卡内桑也极化了,我的天。
即使爷爷来了我还是会爱你的卡内桑呜呜呜呜。

有一种必须出门围着菜市场跑两圈的冲动。
曾经的得不到,如今的瞬间拥有哈哈哈哈哈哈。